陈振基:推行住宅工业化先要改变思维和制度

4我国住宅产业化如何才能更好的发展?

陈振基教授认为,推行住宅工业化并不能局限于提倡设计标准化、施工机械化、构件预制化和管理科学化,最重要的是,思维和制度上要有所变革和创新。他认为,十八届五中全会最主要的精神就是创新,而我们恰巧赶上了这个创新的时代,建筑工业化就应该走得更快一些,迅速赶上工业化潮流。

以往的一套,比如设计与施工隔断,甲、乙、丙、丁方分开的制度已不适用了。为什么这么说呢?目前,我国建筑业的设计与施工脱节现象非常突出,设计师在办公室里设计,施工单位没有任何说话的权利,只可以按图制作,哪怕是不合理的设计。而与之对比的是,国外的预制场里不仅集中了一批优秀的专业人才,设计师也乐于与他们交流。

他还指出,目前我们惯用的招标投标法并不科学,与建筑工业化不适应。现行的招投标制度的潜规则是最低价中标,施工单位中标与否的最重要因素就是工程造价。合理范围内报价越低,中标的机会就越大。而我们的建筑工业化提倡的是减排、防止污染、减少物料、提高质量。那么,你能保证,最低价的中标单位就是减排最好的吗?最低价的就是工程质量最好的吗?No,根本毫不相关。某些施工方甚至有可能为了降低成本而牺牲质量,使用不可靠的材料。而工业化在推行初期成本虽高,但是很多潜在的社会效益并没有也不可能反映在报价上。

除了制度创新之外,工业化的进步还需要科学技术的支持,施工机械化需要一套软件来控制机器人,而我国严重缺乏此类软件,或许是因为学计算机的人不愿意去工地,也可能是因为工地上的计算机水平仅够玩游戏。这类软件不像word、excel、ppt那么简单,成本价可能达到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但是,你要提高生产力,改造自己的工业,就要花这个脑力去开发。

然而,我们对创新似乎没有太大的追求,我们的教育制度也不怎么提倡创新,从学校毕业后,大多数人都规规矩矩的。所以,我们要鼓励创新,让大家抛开传统。

另一方面,推进建筑工业化,需要大家对建筑工业化有一个正确的认识,需要大家用更宽阔的思路审视和评价建筑工业化。工业化不应该等同于构件预制化,工业化也并非就是大板建筑,举凡使用工厂生产的标准部品,包括门窗,龙骨、板面、钢筋骨架和钢筋网、预拌混凝土,乃至预制砌块,都是值得推广的。不能把建筑工业化简单地理解为内浇外挂,把成本极高的预制外墙板当成最重要的构件,会把整个建筑物的成本提高。若要求外墙必须采用预制墙体或叠合墙体,是典型的对建筑工业化的片面理解。

对此,陈振基提出,工业化应当从易到难,从简到繁,从通用标准件(楼板、楼梯及内墙板)开始,进而研究专用非标件(外墙板和立体构件),最后试用结构承重构件,走一条符合国情的内墙板——楼梯和楼板——外墙板——立体构件——结构承重构件的发展道路。

在这个过程中,政府需要通过顶层设计,建立推荐建筑工业化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尽快组建通观全局的政策体系,勇于提出突破性的考核和奖罚制度,改变目前预制件要征税的税收制度,来为建筑工业化的推进保驾护航。技术层面上,政府要在本地保障型住宅建设标准基础上,建立标准化体系,力求把标准化构件适用于通用的标准化住宅,促进生产链体系的完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信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