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振基:推行住宅工业化先要改变思维和制度

陈振基:推行住宅工业化先要改变思维和制度

哈工大特聘教授、深圳市建筑工业化研发中心顾问总工陈振基教授是建筑工业化领域的权威专家,也是中国大陆、香港地区、新加坡、美国住宅建筑及新型墙体材料、建筑工业化的践行者。他1949年入哈工大预科学俄文,1950年入本科土木系,1955年毕业后就参与筹备了混凝土及建筑制品专业,关注建筑工业化(以前就叫装配式)的时间长达60年。陈振基教授虽已步入耄耋之年,但仍笔耕不辍,常常在专业杂志上发表文章,阐述对于建筑工业化的前瞻性的见解与思考。那么,他是如何看待我国的住宅工业化的呢?我国该如何做才能快速追上发展国家的步伐呢?今天,让我们静下心来听听房价背后的那些故事。

1建筑工业化有何好处?

建筑工业化、住宅产业化、建筑产业化,说法不一样,其实意思是一样的,就是把传统的手工业的建造方式转变为符合现代工业化形式的建造方式。它的基本途径是建筑设计标准化,构配件生产工厂化,施工机械化和组织管理科学化,并逐步采用现代科学技术的新成果,以提高劳动生产率,加快建设速度,降低工程成本,提高工程质量。

有数据统计,工业化制造房屋的效益非常明显,建筑物整体重量可降低30%;使用面积提高5%~8%;施工周期可缩短1/2~1/3;材料损耗减少50%以上;节能指标可达60%以上。建筑工业化是建筑业实现科学发展观和节能减排的最好措施。万科在深圳的工业化生产试验表明,工业化生产将施工时间缩短一半,节约了80%的劳动力。

哈工大特聘教授、深圳市建筑工业化研发中心顾问总工、深圳市水泥及制品协会顾问陈振基教授指出,对于深圳市这样城市化进程已经很成熟的城市来说,提建筑工业化比提住宅产业化更为现实。受目前管理体制的限制,住宅产业化各个环节分属不同部门管理,推进起来受牵制比较大。而建筑工业化在承建、厂房、道桥、地铁等各种建筑工程中都可以应用其“四化”的原则,应用面远不局限于住宅建设。

2我国为何要大力推进建筑工业化?

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曾经提出,中国每年20亿平方米新建面积,相当于要消耗全球40%的水泥和钢材。中国的建筑平均寿命仅25~30年,仅及英美国家1/4~1/2。中国每年拆毁的老建筑占建筑总量的40%,建筑垃圾量已占城市垃圾总量的30%~40%。也就是说,我国的建筑业长期停留在资源消耗严重,占用劳动力资源严重,污染严重,使用期限短暂的水平上。究其原因,建筑工业化水平低是关键。

建筑业被视作是用料多、耗能高、工期长、低素质劳动力密集、安全事故频繁的行业,同时也是造成环境污染、产生大量固体废弃物的源头。有数据显示,我国水泥厂的粉尘高于国外水平15倍,废气量高于国际水平6~10倍,每年城市的固体废弃物达到2亿t,且以6%~7%的速率增长,历年堆存量高达50多亿t。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住房建设有了长足的发展,全国人均居住面积大大提高。但是,作为房地产业的核心部分,建筑业的技术水平提高不大,大约落后发达国家50年。

如今,城镇住房基本上仍是用砖瓦砂石,在现场靠人工砌筑或浇注起来的,建造房屋的方法与秦始皇时代造长城的方法原则上没有什么差别,大型的建筑材料也依然得靠人抬,不仅生产效率低,房屋的质量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基本未经培训的农民工的技艺。搞了几十年的墙材革新只是用新型墙体材料替代粘土实心砖,墙材的基本施工方法没有改变;建筑节能也只是在新型墙材上增加了保温或隔热的元素,以求改善热工性能。

此外,我国人力成本越来越高,建筑工人也越来越难找,什么脏活累活都不愿意干。如果建筑工业化发展到施工机械化的水平,机械手就可以替代一部分工人,可以节约一部分劳动力。

3为何我国建筑工业化发展缓慢?

当国外砌墙、抹灰、铺路都实现机械化的时候,为何我国依旧停留在手抬肩扛,留在靠人工建房的状态?当瑞典工业化住宅的比率达80%以上时,我国的工业化率仅为7%?陈振基教授指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人们对于建筑工业化的认识存在误区。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国完成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建立了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初步基础,开始了大规模的基本建设,建筑工业快速发展。然而,70年代发生的唐山大地震,让装配式技术被彻底否决。那时,我国预制建筑物的水平构件基本没有任何拉结,简单地用砂浆铺坐在砌体墙上,无配筋的砌体墙和无拉结的水平楼板造成了95%以上的建筑物倒塌,给人们的直觉就是无筋砖混结构和预制楼板不抗震。一部分人至今也没从唐山大地震的阴影里走出来,认为预制装配式建筑是不抗震的,“一震就垮”。但事实上,唐山大地震的前后,菲律宾的马尼拉、日本的神户、美国的关岛和世界多个地区,低层和高层的预制装配式混凝土结构,都经受了高烈度的地震考验,证明工业化建筑是有抗震能力的。

人们排斥工业化方法施工的建筑的另一个顾虑就是造价高。据万科地产公司统计,使用工业化构件,房屋建造成本提高20%以上。对于万科这样的大房地产商,工业化试点成本高,可以在其他项目中补偿,对于较小的地产商,成本高影响到他的利润,因此,不敢跨入工业化。但实际上,据欧洲国家统计,随着工业化模式的成熟,建筑成本比传统方法低10%~15%,工期缩短50%不是神话。

人们排斥住宅建筑工业化的另一原因是担心自己住的房子外形单调、千篇一律,也担心内部装修毫无个性化。不过有意思的是,美国Alfred Yee博士设计的夏威夷33层的Ala Moana公寓却由于立面独特,曾被误认为是豪华住宅。

当然,政策不完善、产业链未形成、劳动力素质能力不高、技术落后等也是制约我国建筑工业化发展的重要因素。陈振基教授还指出,建筑工业化在国外走得很好是因为,国外人工费很贵,他们的劳动力没有我们劳动力这么廉价,所以,靠人工来砌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当然,我们国家的劳动力红利也正在消失。为此,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全面放开二胎,广受全国人民的关注。

4我国住宅产业化如何才能更好的发展?

陈振基教授认为,推行住宅工业化并不能局限于提倡设计标准化、施工机械化、构件预制化和管理科学化,最重要的是,思维和制度上要有所变革和创新。他认为,十八届五中全会最主要的精神就是创新,而我们恰巧赶上了这个创新的时代,建筑工业化就应该走得更快一些,迅速赶上工业化潮流。

以往的一套,比如设计与施工隔断,甲、乙、丙、丁方分开的制度已不适用了。为什么这么说呢?目前,我国建筑业的设计与施工脱节现象非常突出,设计师在办公室里设计,施工单位没有任何说话的权利,只可以按图制作,哪怕是不合理的设计。而与之对比的是,国外的预制场里不仅集中了一批优秀的专业人才,设计师也乐于与他们交流。

他还指出,目前我们惯用的招标投标法并不科学,与建筑工业化不适应。现行的招投标制度的潜规则是最低价中标,施工单位中标与否的最重要因素就是工程造价。合理范围内报价越低,中标的机会就越大。而我们的建筑工业化提倡的是减排、防止污染、减少物料、提高质量。那么,你能保证,最低价的中标单位就是减排最好的吗?最低价的就是工程质量最好的吗?No,根本毫不相关。某些施工方甚至有可能为了降低成本而牺牲质量,使用不可靠的材料。而工业化在推行初期成本虽高,但是很多潜在的社会效益并没有也不可能反映在报价上。

除了制度创新之外,工业化的进步还需要科学技术的支持,施工机械化需要一套软件来控制机器人,而我国严重缺乏此类软件,或许是因为学计算机的人不愿意去工地,也可能是因为工地上的计算机水平仅够玩游戏。这类软件不像word、excel、ppt那么简单,成本价可能达到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但是,你要提高生产力,改造自己的工业,就要花这个脑力去开发。

然而,我们对创新似乎没有太大的追求,我们的教育制度也不怎么提倡创新,从学校毕业后,大多数人都规规矩矩的。所以,我们要鼓励创新,让大家抛开传统。

另一方面,推进建筑工业化,需要大家对建筑工业化有一个正确的认识,需要大家用更宽阔的思路审视和评价建筑工业化。工业化不应该等同于构件预制化,工业化也并非就是大板建筑,举凡使用工厂生产的标准部品,包括门窗,龙骨、板面、钢筋骨架和钢筋网、预拌混凝土,乃至预制砌块,都是值得推广的。不能把建筑工业化简单地理解为内浇外挂,把成本极高的预制外墙板当成最重要的构件,会把整个建筑物的成本提高。若要求外墙必须采用预制墙体或叠合墙体,是典型的对建筑工业化的片面理解。

对此,陈振基提出,工业化应当从易到难,从简到繁,从通用标准件(楼板、楼梯及内墙板)开始,进而研究专用非标件(外墙板和立体构件),最后试用结构承重构件,走一条符合国情的内墙板——楼梯和楼板——外墙板——立体构件——结构承重构件的发展道路。

在这个过程中,政府需要通过顶层设计,建立推荐建筑工业化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尽快组建通观全局的政策体系,勇于提出突破性的考核和奖罚制度,改变目前预制件要征税的税收制度,来为建筑工业化的推进保驾护航。技术层面上,政府要在本地保障型住宅建设标准基础上,建立标准化体系,力求把标准化构件适用于通用的标准化住宅,促进生产链体系的完善。

5对于建筑产业化的几个建议

在接受腾讯房产采访时,陈振基教授就建筑工业化的发展提出了几个实质性的建议,除了前面提到的招标制度改革、设计施工一体化之外,还包括设立工业化基金、在工地上生产构件等。他提醒道,我国要多总结外国工业化的经验,切忌学习单一的工业化模式。

设立工业化基金。这不是什么新发明。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为限制红砖,鼓励使用新型墙材,国家墙改办的负责人,跑国务院的各个部门,终于令国家同意设立“墙改基金”,每平方米收8元,在墙体工程竣工验收后两个月返回。墙改基金主要用于:新型墙材的新建项目和技改项目、开发新型墙材的新工艺新技术、扶持使用新型墙材和改善建筑节能的示范项目。墙改基金的设立对新型墙材的发展起了很好的推动作用。如今,为了推进建筑工业化,是否可以设立工业化基金呢?即便仍然按照8元/平方米的标准收取,每年只要开工建设800万平方米,就可以收得6400万人民币,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工业化建造带来的成本提高的压力。

将预制场搬到工地上,现场生产构件。现在全国主张装配一体化,就是把墙、楼梯、内墙等都在工厂里做好,再用平板车从工厂运到工地,然而,这在很多城市时候行不通的。为什么?堵车。一辆平板车装载十几吨重的构件,一路堵,一路等,一旦运送不及时,就会拖慢工程进度。最好就是在工地的空地上,且在塔吊能直接够得着的位置上现场做构件。如此以来,原来的高空作业也搬到了平地上,工人的安全性也更有保障。

农村也要进行工业化,但要走不一样的路,不能学香港和新加坡,因为香港和新加坡基本没有农村。陈振基教授认为,国家应该多建一些小部件的工厂,让老百姓可以轻松购买到标准化的门、窗等构件,不要让老百姓再去推着刨子、锯着木头靠人工去做门框。此外,二类城市、三类城市的工业化也要有别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工业化也要多元化。

6深圳住宅产业化遥遥领先 创下多个“业内第一”

尽管,建筑工业化在我国的发展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早在19世纪五十年代,国务院就出台了《关于加强和发展建筑工业化的决定》。但时至今日,我国的建筑工业化水平依然处于探索阶段,仅在部分经济发达省市或少数房地产企业终进行试点。而深圳作为全国首个“住宅产业化综合试点城市”,经过九年的试点,住宅产业化已初具规模,并创下了多个“业内第一”。

2006年,深圳的住宅产业化刚开始试点时,发展其实也很慢,直到万科等企业大力推进住宅产业化,才获得突破性的进展。截止到目前,深圳已成功培育万科集团、嘉达高科、中建国际投资、华阳国际4个国家级住宅产业化示范基地及35个市级示范基地,实现了开发、设计、施工、生产、运营等产业链全覆盖,住宅产业化进入深度布局阶段。据不完全统计,深圳已建和计划在建的住宅产业化项目已达200万平方米,包括:龙悦居三期公租房项目、深圳监狱保障性住房项目、万科公园里( 详情 图库 团购 点评 )、鹿丹村城市更新项目等。

为加快推进深圳市住宅产业化,深圳要求,自2015年起新出让住宅用地项目和政府保障房必须采用住宅产业化方式建造,鼓励存量土地(包括城市更新项目)新建住宅项目采用住宅产业化方式建造,鼓励政策包括施工进度达到1/3层数提前预售、奖励3%建筑面积、优先返还墙改基金和散装水泥基金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信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