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争老祖屋权属“亲人”成陌路 坪山社区介入调解

滚动新闻南方都市报2017-11-14 07:16

[摘要]因为祖上留下的一块地,本有亲缘关系的两家人却争得头破血流,甚至对簿公堂。近日,双方再起冲突,在地块上建起的平房被堵死门窗无法使用,冲突中秦女士的妈妈身体不适入院治疗。

11月18日腾讯房产看房团

为争老祖屋权属“亲人”成陌路 坪山社区介入调解

南都记者陈文才 摄

祖屋门前之前养家畜的地块上建起了平房,但前不久平房门窗也被堵住。

如果说坪山区的成立犹如一声号角吹响了城市大发展的讯号,秦女士一家人的归来则像投进水中的石块打破了沉寂多年的祖屋的宁静。因为祖上留下的一块地,本有亲缘关系的两家人却争得头破血流,甚至对簿公堂。近日,双方再起冲突,在地块上建起的平房被堵死门窗无法使用,冲突中秦女士的妈妈身体不适入院治疗。目前,双方矛盾仍在进一步调解中。

相关争夺已持续一年半

“自从2003年外婆去世后,妈妈一直要求回来住,”秦女士透露,由于前些年自己还要上班,放心不下母亲一个人回祖屋,这事就搁下了。去年5月前后,退休的她陪着母亲朱某珍回到了母亲出生的地方,也就是外婆家———坪山石井社区福民路一处上百年的老祖屋。更因外婆只生了母亲一个孩子,想着外婆去世多年,作为直系亲属的母亲朱某珍该回来处理继承外婆的遗产、红利等事宜,“也算是还了老人家一个心愿吧。”

当她们回到老祖屋才发现,祖屋的祠堂门口建起一排平房,大概有八九十平米,据了解,平房是村民朱某强在2000年时建的。“据我妈说,那块地原来一直由外婆使用,用作养家畜。”秦女士表示既然是外婆的,那么就要收回。于是将原本堆着垃圾的空房子重新装修并出租,后来又将母亲接过来住。秦女士和朱某强两家人也开始了围绕相关地块的争夺,至今未平息。

七十年前曾是一家人

其实朱某强也不是外人,朱某强的父亲朱某日正是秦女士外婆的养子。根据朱某强提供的一份其父亲朱某日在上世纪50年代的《家庭成员简况》的文件中记载,朱某日此前曾在秦女士外婆家做过长工,之后被认养子。如此算起来,朱某强同秦女士还是表兄妹的关系。朱某强认为,就算该地块是外婆的,他作为孙子也有权利继承。

而秦女士则不这样认为,秦女士表示母亲才是外婆家产的唯一继承人。她表示,他们都承认外婆曾收养过朱某日,但因在那个年代养子朱某日和外婆断绝了母子关系,加上并没有血缘关系,分开之后就再没有和好了。据秦女士反映,其母亲朱某珍在上世纪50年代外嫁了,至1975年都是外婆一个人单独生活,朱某日一家并没有尽到赡养的义务,1975年外婆被朱某珍接到深圳市内生活后,两家人更是断了来往联系,因此,秦女士认为两家人的亲属关系并不存在。

为争老祖屋权属“亲人”成陌路 坪山社区介入调解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