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漂租房那些年:朋友合租闹翻 有房东两年不涨租

滚动新闻腾讯房产深圳站晶大晶2017-12-31 12:55

深漂租房那些年:朋友合租闹翻 有房东两年不涨租

11月虽然是租赁淡季,但是受到租购并举的政策影响,租赁市场稳步发展,租金也继续小幅上扬,据深圳中原研究中心监测,当前全市平均租金72.9元/平·月,相比深圳的高房价,租金价格较为亲民,使得租金回报率为1.52%。相比其他时候,年末的租赁市场比较特别,有的人因为明年要换工作而提前换房,有的人却因为要换工作不能换房,有的人在和房东就租金斗智斗勇,也有的人毫不担心年末涨租的问题……

在深租房半年:和室友吵到不可开交

今年毕业后的小萍,选择和朋友“抱团”合租,这位朋友是她的小学同学,多年不见,两人内心都很激动,自是有说不完的话。

但没想到,两人住在一起后的生活并非想象中的美好。不同的习惯、琐碎的计较将两人性格的摩擦暴露出来,吵架、心计成了两个女生相处的日常。“觉得屋子里很封闭,下班之后也不想回家。”小萍极力想摆脱这样的氛围,“我想过自己搬出来住,但是我打算明年换一份工作,工作没个着落,不能确定住处,也就不能随便签租房合同。”囿于工作的顾虑,小萍仍旧住在那个在他看来十分封闭的出租屋。

11月初的某个夜里,两人吵到不可开交,小萍一气之下从出租屋跑出来。“跑出来后到处晃荡,不知道去哪里,看着旁边的高楼大厦,灯光闪烁,发现自己很渺小,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啊。”小萍在回忆时,眼里依旧流露出那一刻的辛酸和无助。

徘徊许久,小萍终于“厚着脸皮”找上了高中同学。这位高中同学现在和母亲一起租住在龙华,一室一厅的格局对于这对母女来说很宜居。他们在听说小萍的经历后,主动将客厅空出来,给小萍居住。如今已经住了一个月,小萍每月给她高中同学600元房租,和他们母女一起吃住。小萍说:“最喜欢吃阿姨做的“擂茶”,有家乡益阳的味道,我就好这口。”

在深租房2年:搬家五次,被坑后骚扰房东退回1/3租金

阿少来深圳2年,搬家折腾了5次。

第一次租房时,阿少选择了宝安区2300元/月的单身公寓,交付押金4600元。“当时是白天去看的,各方面都挺满意的,谁知到了晚上,旁边的ktv很吵,晚上实在睡不着。”一个月后阿少实在难以忍受,便向房东提出退房。房东并不理会阿少,拒绝退押金。“那时刚工作,哪有这么多钱给他坑,于是我就骚扰房东,骚扰了一周后他才勉强退了1500,没办法维权的。”阿少说道。

其后又住进三次住进城中村,来来回回地折腾,几乎每次换房都是因为城中村的环境问题。今年11月,公司刚给阿少安排了南山脚下23平的公租房,每月1200元租金。他说,房租一次交一年,而且五年都不会涨租,终于能够住得安稳了。

在深租房5年:老板提供140平复式公寓做宿舍 象征性收500元房租

去年,小李刚换工作就住上了140平复式公寓。老板的亲戚出国,将名下房产140平复式公寓交给老板代为打理,老板索性将其作为给6位员工的宿舍。小李说,老板每月象征性地收了500元房租。

小李2013年来到深圳,从事港口航运的工作。但是随着深圳高速的发展,港口航运逐渐从支柱型产业变为落后产业。“深圳寸土寸金,港口物流需要大量的土地资源支持,这些行业的利润比较低,又不能带动其他行业的发展,港口航运就渐渐被高新产业所取代了。”小李很无奈,“所以我在去年就只能转行了。”

换了工作后,小李内心仍旧很矛盾,“一方面已经习惯深圳的环境、气候、社会氛围、就业机会,另一方面对深圳的房价很无奈。”在11月份之前,小李曾打算回老家安徽。而越到年末,小李内心越发舍不得深圳这座城市。

在深租房10年:房东每年给自己涨80元租金 给其他人涨100元

老陈是东北人,来深圳开出租车已经15年,这个月刚注册滴滴,收入到达了一万五,他有些开心。但他依旧觉得:“一万五在深圳也算不了什么,还有一大家子要养活呢。”

10年前,老陈和弟弟、父亲一起在福田的城中村里整租下三室一厅,打算一家人一起生活。但是,在日常的相处中,老陈“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于是弟弟和父亲就搬到了隔壁一栋楼。

深漂租房那些年:朋友合租闹翻 有房东两年不涨租

如今老陈和妻子、10岁大的儿子挤在一间卧室居住,将另外两间卧室以1200元/月转租出去,来分担每月3100元的房租。“这个月里,租住在其中一个卧室里的建筑设计师会搬走,因为他明年要换工作了。”对于年末涨租,老陈并不担心:“我跟房东打交道好多年了,他每年只给我涨80块,其他人都是每年涨100呢。”

在深租房22年:错过买房时机只能租房 房东已经两年不涨租

22年前,老贺带着一家三口,从湖南来到深圳打拼。“那时深圳的房价还不高,但是我总想着落叶归根,老了要回老家去,就一直没动买房的念头。”老陈叹息,“但是在深圳生活这么多年,也离不开了,现在想买房也买不起了。”

没有深圳户口,老贺不得不将女儿送回湖南读高中,由妹妹代为照顾。女儿读完高中后,又考取了一所湖南的大学。7年来,女儿只能在寒暑假的时候来深圳,与父母相聚。今年女儿刚毕业,老贺感叹:“女儿终于绕回到自己身边了。”

现在一家三口租住在罗湖,每月4000左右租金,老陈说,已经租这个房子八年了,和房东相处得不错,房东也不在意这点钱,已经两年没涨租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