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深圳小产权房)

2016年部分热点楼市的大幅上涨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有经济界委员直呼,连银行和地产从业者自身都买不起房,防止房地产市场的大起大落,长效机制的研究和建立成为2017年经济工作的重点之一。而在2017年“两会”上,房地产毫无疑问成为热点议题。

曾被给予厚望的房地产税今年未提请审议,立法时间未确定,但全国政协委员、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表示房产税不一定能降低房价,房地产调控最核心的是限价,建立房地产长效调控机制,首先应建立一个长期限价机制。

许家印:楼市应建立起长期限价制度

在许家印看来,房地产调控无非限购、限贷、限价三种手段,但最重要的是限价,且限价期限需延长,因为在短期限价的背景下,房企认为短时间后限价将会取消,进而大量拿地推升拿地价格,面粉贵过面包,随后推涨房价,但如果限价期限为十年或二十年,房企对价格预期会明确改变,便不会选择高价拿地。

许家印还对建立长期限价机制,长期科学合理地限价提出三点建议,一是要因城限价,因地制宜;二是要考虑建筑建设标准不同;三是装修情况。此外,他认为房地产长效调控机制还需完善房地产开发商企业资格认证,改变目前有钱就能进入房地产的现状。

管住预期 深圳“限价令”早已有之

楼市限购限贷对深圳购房者已是耳熟能详的词,深圳不少人就是因为没有房票限制需求,但对限价令却知之不多,其实“限涨令”在深圳已经出现过。

2011年3月深圳以“内部指导意见”的电话通知,采取不公开发布的形式实施过“限涨令”。到2011年7月“限涨令”再度加码,龙岗区国土局曾召开过一次房地产价格指导方面的会议,对新增预售项目分户型、按月实行限价。深圳的限价令最高潮出现在2013年3月,深圳市规土委要求深圳所有新盘成交均价必须实现月度环比零增长,即每个新盘、每个月的成交均价环比都不能上涨。

不过,深圳限价令并未持续,2014年8月有房企发现申报备案价格限制放松,调整幅度已放开至正负3%。

2017年1月份,政府对深圳商品住房和商务公寓价格均作了严格限制,升级版“限价令”再次回归深圳人视野。在诸多业内观察人士眼中,这是政府希望保持房价平稳发展,防止大起大落所祭出的一记重拳。

深圳除了限房价,土地价格也被限制

面对一线楼市房价居高不下,与供应紧缺有莫大关系,接连出现的“地王”推高房价上涨预期,而在深圳楼市,每次拍出新地王都能掀起一阵波澜。

国土部门曾表态增加一线城市土地供应,但深圳土地资源本就稀缺,几乎处于无新地可供状态。不过,深圳在土地出让方面还是进行了定向出让、限制地价等创新。

2016年12月,深圳在国庆楼市新政出台后首次供应居住用地,两宗大面积的居住用地采用“双限双竞”方式竞价,即限销售房价、限成交地价,竞成交地价、竞人才住房面积。

深圳市房地产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李宇嘉表示,这将会是深圳土地供应模式的趋势,对于周边房价会有示范性效应,尤其其是龙华等前期地价暴涨的区域或会自此进入房价平稳的状态。”

调控下深房价或跌16% 限价恐日后反弹

经过“104新政”连续近半年多的严厉调控,深圳楼市成交处于冰冻期,深圳一手住宅成交均价已连续出现连续5个月的环比下降态势,部分二手房报价下跌也超过10%,楼市调控效果显著。深圳市房地产中介协会则预测,深圳楼市去杠杆去泡沫阶段,今年房价将下调16%。

而对于深圳限价令的回归,深圳中原二级市场董事总经理玉家雄担忧,市场的价格应该由供求关系调节,如今限购限贷又限价,不排除未来可能会出现像上一轮限价调控过后,2015年楼市价格出现报复性反弹那样的结果。但玉家雄也表示,政府控制房价的想法是阶段性的,如果不用这种方法,根本没办法达到预定的效果。

而有网友则对许家印表示支持态度,长期限价目前是控制热点城市高房价的最好办法,大家实在是被房价坑怕了,房子是用来住的,不要房子降价就救市,房子涨了就出政策调控,保持政策的稳定性。